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6-05-01
阅读:2420;评论:0

我们两家四人来到餐厅后,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包间,落地窗户正对度假村的湖区,风景非常的美,看的连食欲都增加了。我点了几样我们当地的特色菜,让老胡夫妻两点了两样他们喜欢的菜,老胡还点了一瓶白酒。酒菜上来后,我先帮老胡的酒盅倒满,然后帮他老婆倒,小苏说她不喝酒,我说难得聚一起,一起喝点吧,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呢,老胡也说少喝点吧,小苏也没在拒绝了,我也帮她的酒盅倒满了,倒完后我把老婆和我的也满上了,一瓶酒正好四盅。四人互相敬了个酒,没一会酒就没了,老胡又叫了一瓶,我给大家继续分上,小苏一直拒绝说不能再喝了,我好话劝说,终于让她又满上了。这次喝的比较的慢了,但是借着酒劲话题也越聊越开了。我还赞赏小苏酒量可以,他们也赞我老婆酒量可以,不过能看出小苏酒量可能低了点,脸已经红彤彤了。他们夫妻两的话夹子也在打开了。

喝着酒聊着聊着,小苏说我老婆穿衣服好看,身材好敢穿。我搭话说“嫂子,其实你身材也非常好,皮肤也好”,老婆在边上说“她身材好不好你怎么知道的?”我故意说“我看到老胡帮嫂子拍的写真的啊”。老婆问我“你什么时候看的?”我说下午你们打球的时候看的。老胡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低头不说话,在夹菜吃装没听到。小苏听到我夸她身材好,没有生气反而问我“小胡子给你看的哪组写真?(小胡子是他对老胡的称呼)”我听她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她并不介意我看到她的照片,不过她可能以为我只是看到她穿衣服的写真而已。我说“老胡电脑里面的你的写真我都看了,真不错,非常唯美”(我想她应该知道电脑里面有她的裸照吧)。老胡听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尴尬,端起酒杯对我老婆说“来,妹子我们干一个”。老婆说“你找我喝干嘛呀,你应该找我老公喝,你想灌醉我吗?”小苏也插嘴说“就是,小胡子你是什么意思,想灌醉我们家亲爱的,你有什么企图”。老胡被这么一说也是很无语说我哪里有,你们想法真多。我也赶紧拿起酒杯对小苏说“你家小胡子哪里有什么企图,你在这里,他就想也不感想呢,来我们两喝一个”。四人哈哈一笑,一起干了一小杯。

就这样,四人一起聊着天,话题也从家常生活聊到了私生活,性方面去了。而且小苏是越聊越起劲,也许是教师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不安定的心吧。酒喝完后,老胡还要再来一瓶,被我拒绝了,拿了几瓶啤酒大家喝了。喝完后,我和老胡还好,我老婆有点小晕,小苏有点多,说话有点啰嗦,话音也大。我提议一起去这里的KTV唱歌吧,大家都同意了。

到了KTV后,点了一瓶洋酒,一开始大家还点了两首歌唱唱,后来也不唱歌了就放着音乐,开始玩骰钟喝酒了。两两对战,我和老婆一组,他们夫妻一组,玩了一会互有胜负,酒也下去了一半了。我的手一直放在老婆的大腿上,这个时候我故意的把手往上摸了摸了,因为老婆裙子比较的短,被我这么往上一摸,红色的内裤都看到了(老婆本命年,都是红色内衣)。小苏看到笑着说“走光了哦”。老胡也跟着看。老婆被她这么一说,有点不好意思的把衣服往下拉了拉。就这样我一直摸着老婆的大腿内侧和他们玩着骰钟喝着酒。可能是老婆被我摸的有点兴奋了,裙摆上来后她也没在刻意的去拉了,而是就这样若隐若现的露着内内。

玩了有半个多小时左右吧,中间还时不时的夹着一些黄腔,他们夫妻二人玩的比较的嗨,可能是因为他们很少这样玩吧,尤其是小苏,毕竟她是教师。我站起来去卫生间老胡也和我一起去了。在卫生间里我问老胡你们没多吧,老胡说“我没多,我酒量你还不知道,我老婆多了,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还是你老婆酒量厉害,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对老胡说“你看的表面,她也喝的差不多了”。老胡说“你们两口子的确是够疯的,一点不像快40的人就和两小孩一样”。我意味深长的对老胡说“老胡啊,我们是乘着还能疯的动多疯疯,不然以后想疯都疯不动了,人要想得开,别为了活着而活着,那样人这一辈过的太累,老了以后都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东西,那不白来这个世上了,所以想干嘛就干嘛,随心所欲多好,亏你还在国外混过那么多年,这个都看不开”。老胡被我说的直说是是是。

我们上完回到包间,进去就听到老婆和小苏聊的哈哈大笑,我们坐下问她们聊的什么这么开心,带我们也聊聊。老婆撒娇的说“不告诉你”。小苏说“说你办事花样多。”我故意装作不明白的问“办什么事?”小苏说“就是该办的事”,我说“什么是该办的事呢”,小苏被我这样故意逗的笑起来说“就是说你做爱花样多呀”。我反问她“老胡花样多吗?”小苏说“那肯定没你多咯”。我说“那你要不要试试花样多多呢,呵呵”。小苏说“哎哟,我不敢,怕你老婆生气把我吃了呢”。我老婆说“放心,不生气,尽管拿去用,我的就是你的,用坏了都没事”,说完一起哈哈笑了起来,老胡也跟着笑了起来。老婆和小苏也一起去上卫生间了,我和老胡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我问老胡“嫂子也满开放的,一点不像老师”。老胡说“她是酒喝多了,平时哪有这么放纵,她的朋友圈都是本份人,哪里接触过你这种老江湖。”我哈哈一笑对老胡说“你让她多接触点我这种人吧,以后有点防备心,起码不会吃亏,不然很容易上套的”。老胡说“就和我们太熟悉了,才放纵了点,和别人绝对不会这么疯的”。我说老胡你真自信哦,老胡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我说“老胡,你还真别这么自信,女人疯起来别男人猛。”老胡说他老婆不可能,我对老胡开玩笑说“老胡,我就能搞定”,老胡笑笑说不可能的。我说“老胡,只要你不生气不刻意阻拦,我搞定给你看看”。老胡还是说“你不可能搞定的,我对老婆这点了解还是有的”。我和老胡说我要搞定怎么办。老胡有点认真的和我说“你要是真搞定,我绝对不拦着,你想干嘛就干嘛,但是你要搞不定怎么办?”我看老胡突然认真起来了,就笑着说“要是搞不定,徕卡镜头你随便选一个型号,我买了送你”。老胡说那要让你破费了,多不好意思,我说破不破费还不一定的事呢。说玩笑着和老胡碰杯喝了一杯,算是口头协议达成吧。

老婆和小苏卫生间回来,我们又一起喝了一点酒,瞎聊了一小会。我去点了两首嗨曲,顺便把包间的灯也关掉了,打开了闪灯,走过去把老婆拉了起来,对他们说别老坐着了,站起来摇一会。我搂着老婆靠在电视机别上,双手放在老婆的臀部上在摸,故意往上,裙子整个被我拉起了,内裤全部露了了出来,老婆搂着我的脖子和我接着吻在摇。虽然房间只开了闪灯,但是电视的亮度还是足够看的很清楚的,老胡他们虽然姿势和我们一样,但是两人抱的并不是那么紧,中间空隙很大。我用余光看到他们两人的眼睛在看我们。我放开老婆,去拿了一个香口胶吃,回来后我故意把小苏往老苏怀里推了一下,小苏回头对我说“讨厌”。老胡就是傻笑。我说“你们两个能激情点不,空那么远,和我们学学”。说完我拉着老婆过来,从背后抱着老婆摇,左手放在老婆小腹上,右手在大腿内侧慢慢带着裙摆往上摸,一直摸到小腹,老婆整个内裤都露在外面,老婆也没拒绝,就这样让我摸着在摇晃着。(突然我感觉象在夜总会玩了)他们夫妻两就看着我们,小苏笑着也转过身来,老胡也是一样背搂着小苏,我们四人就这样近距离的面对着,不同的是我们开放点,他们正常的搂着而已。我放开老婆摸着老婆小腹的手,双手从衣服外开始摸着老婆的乳房。这个时候小苏也伸手过来摸了一下我老婆乳房,老婆被她摸了一下,有点惊讶,撒娇对我说“老公,她摸我”。我说那你摸回去,我就抓着老婆的两只手去摸了小苏的乳房。小苏用双手捂着,我强行让老婆手摸了两下,小苏又回摸了,老婆也摸了过去了,来回了两三下,两人都笑的弯着腰了。我拉着老婆双手说“老胡也不能放过”,就把老婆的双手拍到了老胡的胸脯。老胡也是双手捂了下自己的胸。小苏看到了,嘴里说着我也要摸,伸手就往我身上来了。我放开老婆往后退了两步,小苏一下没碰到我,就追着过来。我顺手把她手一下抓住绕过来从背后一下把她给搂住了,一只手直接去摸小苏的胸部了。小苏用手去捂她的胸,奇怪的是她居然是去捂右胸而我摸的是她左胸,感觉是故意让我摸的一样。我拉着小苏,去顶了一下老婆的背部,故意把老婆顶到了老胡的怀里,老胡现在也不省油了,顺势也搂住了我老婆的腰,老婆的手也搭着老胡的腰在摇。老婆的背应该能感觉到我的手是放在小苏的胸部的,回头看了一下我们。我的另一只手从小苏的T血下面摸了进去,直接从她胸罩进去摸了胸部,胸部不大,我一手就能抓过来,不过乳头好像很大,而且硬硬的,应该是被我摸兴奋了。就这样疯了一会,音乐结束我们都回到了沙发上,我打开了灯光,看到都出汗了,酒劲也散了一点点。大家拿起杯子一起干了一杯。经过这个,大家算是彻底放开了,尤其是他们夫妻两,感觉特别兴奋,所以也不拘束和避讳什么了。

我们又继续玩骰子,我提议换搭档玩,他们也都同意了,我和老胡换了一下位置,我坐下就把手搭在了小苏的肩膀上,老胡比较的保守,呆板的坐那里。玩了几把后,老胡也不在保守了,手也搂着我老婆腰了。玩了一会,小苏拉着我老婆一起去了卫生间,我和老胡坐在包间抽着烟,我对老胡说“我说的没错吧,哈哈”。老胡说“笑什么笑,不还没搞定吗”。我说这个还不叫搞定吗?老胡说这个不叫。我说“那这样,一会结束我到你们房间去”。老胡说“那我呢”?我说你到我房间去啊。老胡说我去你房间干嘛。(其实他已经明白我的意思,只是在这里故意装而已)我说“我家伙是都带齐了,不是和你说了帮我们拍点唯美的吗”。老胡说“我一个人拍?”我不废话吗。老胡说照片?我说“微电影,你不是拍过吗”。老胡问我拍什么内容呢,我说“尼玛的,不是和你说过拍什么了,你老年痴呆吗?”。老胡哦了一声,我说你就是太喜欢装逼了,搞艺术的人是不是都特么喜欢装逼。老胡哈哈笑了起来和我碰杯干了一杯。老婆他们这次卫生间去的时间满长的,大概有10分钟左右,可能也是在聊和我们同样的话题吧。老婆她们回来坐下后,我问老婆“你们怎么上这么久的呢”。老婆说小苏酒喝多了,在卫生间吐的。我赶快安慰小苏问她没关系吧,小苏说“都怪我,都是被我灌的”。我说“那都是我不好,我会对你负责的,呵呵”。老婆和小苏同时问“你想怎么负责”。但是两人的口气是决然不同的,小苏撒娇老婆质疑。我开玩笑说“大不了以身相许就是了”。老婆说“你臭美样,你想许人家还不要呢”。小苏开玩笑的说“真的啊?那你晚上跟我走咯”。我说就这么说了,不走是小狗。小苏转头对老胡说“小胡子,我晚上带他走了,你同意吧,哈哈”。老胡说“只要他老婆同意,我就同意”。老婆听到后说“切,我有什么不同意的,随便拿去用,用坏了都没事,你老公那我就带走了哦,哈哈”。小苏说“好,么的问题。”我对着老婆说“好,正好让老胡帮你拍个微电影。”我又对着老胡他们说“就这么定了,来,大家干一个。”大家一起笑着干了一杯。后面就一直聊着这些话题,大家把一瓶洋酒喝完了。一看时间快11点了,差不多结束了,于是我们刷房卡买单走人。

回房间的路上,老婆和小苏大声说笑着疯疯癫癫的走在前面,我和老胡在后面。老胡有点紧张的和我说“兄弟啊,真让我帮你老婆拍视频吗?”我说当然是真的了,老胡问她同意吗,我说刚不都说好了,同意了吗。老胡说那是开玩笑的。开个P玩笑,我认真的,老胡感觉有点吃惊。不过能看出他也满向往的,只是不好意思罢了。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电梯,进了电梯以后小苏故意把我一拐说“你跟我走了哦。”我笑着恩了一声,老婆也故意把老胡一拐说“我们两个走,哈哈。”老胡也说了一声好。(我猜老婆和小苏估计也看出来了,她们两个可能也商量过了,有了默契吧)出了电梯到了房间门口,我们互相开了各自的房门(我们和老胡他们房间是门对门)。老婆先进了我们自己的房间,我笑着对小苏说“我们两走”,拉着小苏就进了他们房间。还没进门老胡拉住我说“兄弟,真的啊?”我说你看呢。老胡说“那这样好不,我们都换个电话,把电话都关机了,免得有朋友打电话来说话多不方便。”他这么一说其实我就猜到了,他是怕我拿手机拍照故意这样说的,我说“这样最好,我还没想到呢,我们把电话都关机,锁你房间的保险柜吧。”老胡说好。我回到自己房间,老婆正在上卫生间,我拿了她电话就出来了,然后和我的电话都关机让老胡和他们的电话一起锁紧了他们的保险柜。放完电话老胡还站这里,我说你站这里干嘛,还不快去帮我老婆拍微电影,不然一会都困得要死了。老胡哦了一声去了我们房间,他出去我就把门关上给反锁了。


PS:  附昨天老婆真空旗袍去战友家做客随拍一张!
下载地址 (50.75 KB)

2016-5-1 14:35

照片571.jpg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评论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